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流氓师表209-210
流氓师表209-210


209

  望着婧婧的窘样,彭磊想笑却笑不出来,目光灼灼地盯着表姐胸前那两团鼓起老高的物事,被奶渍濡湿的睡衣下隐约地印起两圈凸起的黑点,竟不自觉地有些痴了。

  蓦然发现表弟的眼睛死死地盯在自己胸前,秀兰心内娇羞不已,原本有些苍白的脸一下子红润起来,秀兰的父母见状,也尴尬得有些不知所措,她母亲一连咳嗽了好几声,彭磊犹未察觉,仍旧痂痂地望着表姐。

  艳艳及时地碰了碰彭磊的胳膊,彭磊恍然清醒过来,那脸只觉得一阵阵地烧得慌,讪讪地站起身来,把张婧托付给姨妈后,急急忙忙地和艳艳一同告辞离开了。

  一路上,彭磊默默无言地走着,艳艳温柔地挽着他的硌眸,小脸靠在他的肩上:“彭磊,说说你和你表姐的故事吧?”

  “艳艳,你可别瞎想,我和表姐能有什幺故事。”

  “还想蒙我?从你俩一见面内时的表情,我就看出来了,彭磊,你就说给我听听吧,我保证不会吃醋的。”

  彭磊笑道:“你真不会吃醋?”

  艳艳小嘴一撅:“真要吃你的醋,我吃得过来吗?我早想通了,只要你是真心对我好就行了。”

  “还是我的老婆英明呀!”

  彭磊心情豁然开明,在她小脸上一阵狂亲,双手也探上了她的揉捏起来。

  艳艳被他连摸带亲的全身发软,娇哼道:“哎呀,讨厌,别在这里,曰家再那个吧,先说正事,你表姐是不是你的初恋?”

  “严格来说,那不能算是我的初恋,只是青春期的性幻想对象吧!”

  彭磊也不想再隐瞒,干脆全都告诉了艳艳。

  秀兰的母亲是彭磊母亲的表妹,又都住在一个村里,两家的关系自然是相当亲密了。秀兰姐比彭磊大三岁,因为彭磊是独生子,所以秀兰姐从小就对他特别的好,带着他一块上学,一块玩耍,彭磊可以算是他表姐一手带大的,这也就使彭磊从小就对表姐充满了依赖和一种很特别的感情。到了青春期后的彭磊,自然而然地就对漂亮温柔的表姐产生了异性间的那种喜欢,甚至把表姐想象成自己自一慰时的性幻想对象。

  在彭磊井八高中时,表姐已经高中毕业,很快又到外面打工去了,这之后,两人就很少见面了,除了那一年表姐回来过春节之外,两人至今已有五六年没见面了。对于这姐弟俩之间的那点暧昧,两家的父母也都多少知道一些,所以才会出现今晚这样的尴尬局面。

  艳艳听完,嗔道:“我终于知道了,这就是你恋姐情节的由来。难怪你这幺喜欢段芳,‘表姐表姐’的叫得那幺甜,还把我骗了那幺久。”

  “对不起,艳艳。”

  彭磊在她上亲了一口,“谢谢你能理解我。”

  回到家里,父母都已经回房休息了。艳艳脱得只剩了内一衣,钻进了崭新的棉被里,却把侈长的玉一腿露在外面,望了眼正坐在床边抽烟发愣的彭磊,晶莹小巧的足尖在彭磊的敏感处拔了拔,见他没什幺反应,气得她一脚踢过去,酸溜溜地问道:“呆子,还在想你表姐?”

  “没。”

  “那就是在想你表姐的那两个奶一子了?”

  艳艳忽然冒出一句粗话。

  彭磊吃了一惊,回头望去,忽地从被窝里飞出个粉红的罩罩来,正正地丢在他的脸上。

  艳艳坐直了身子,被子从身上滑落下来,露出了胸前两只雪白高挺的双一峰,随着她的娇笑晃悠悠地颤动着,艳艳一边一只握住了,笑嘻嘻地挑逗道:“小磊,想不想吃表姐的奶啊?”

  这招还真管用。

  刚才还有些焉的彭磊一下子就心跳加快,生龙活虎般地扑了上来,直接将她按倒,双手握住了那两只丰润滑腻,重重地揉捏着,一低头含住了其中一只的笋尖儿,用力地起来……

  “哎哟,轻点啊……”

  房内顿时传来了艳艳娇滴滴地哼唱声。

  一大早,明媚的阳光早已照到了窗台,可屋内的小两口犹自酣睡正香。

  彭磊的父亲也不知道是第几次来敲门了,母亲一脸喜悦地在旁边埋怨着:“你就让他俩多睡一会吧,你又不是不知道,昨晚……”

  “都九点多了,要是有客人来家里看见,那还不得笑话咱们。”

  父亲不依不饶地说着,又要来敲门。

  “行了,行了,回家了也不能睡个一懒觉。”

  彭磊哔地把门打开条缝钻了出来,又飞.}走地把门关上了。

  父亲问道:“艳艳呢?”

  彭磊道:“再让她多睡一会吧,第一次来咱家,还有些不习惯,昨晚一直都没睡好。”

  母亲笑了起来,压低了声音道:“小磊,哪有你们这样折腾的,你多少也要悠着点,可别累坏了身子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彭磊脸一红,看来昨晚的动静闹得太大了,也怪艳艳太忘我了,叫得那幺大声,父母不听见,那才怪了。

  彭磊刷牙洗脸,坐到桌前伸手就想捞碗里的荷包蛋,却被母亲啪地把手打开了:“你女朋友的妹妹呢,还不快些去把人家接回来。”

  “我差点把那个小祖宗给忘了。”

  彭磊一拍脑袋,赶紧去秀兰家接张婧了。

  秀兰家离着他家不过几十米远,不一会就到了。彭磊进了她家院子,就见秀兰独自坐在门外,弯着腰正在洗衣服,领口处微微地敞开,两只胀鼓鼓的奶一子随着她双手搓动的动作,在衬衣下不安份地晃动着,一下子就吸住了他的眼球。

  彭磊笑着招呼